首页_牛蛙彩票导航网登录

可他又不是我的教父苏锐对这个称呼并不是特别

  苏锐想了想,还是没有把“头发丝儿”的事情说出来。
 
    宙斯可能也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,苏锐觉得他还是一直装作不知道好了,许多家庭都有着陈年往事的秘密,一旦主动揭穿了,可能会生出很多悲伤,甚至是形成悲剧。
 
    苏锐叹了口气,收回了思绪:“我现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,不能对任何人承诺任何事情。”
 
    这并不是不负责任的话,而是最真实的想法。
 
    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,我管不了,我只希望,你不要让丹妮尔夏普太伤心才是。”宙斯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苏锐点了点头,咬了一口烤肉串:“我尽量。”
 
    宙斯便不再这个话题上继续了,苏锐既然已经说了他要“尽量”,那就表明他一定会尽力的。
 
    对于这一点,宙斯还是无比放心的。
 
    “这肉串的味道不行。”苏锐一脸的嫌弃:“我真吃不惯这种酱汁,比华夏的羊肉串差远了。”
 
    宙斯也拿起一串,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堂堂的众神之王在这里吃烤串,不禁有一种浓浓的违和感。
 
    “你这次找我来,总不会是想要吃烤串的吧?”苏锐眯起眼睛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,你要去美国了。”宙斯的声音带着一股悠远的感觉,他的眼睛里面也露出了回忆的神色:“你也很久没有去了吧?”
 
    “是很久没去了。”苏锐说道:“不光是美国,南北美洲对我来说都一样,已经很陌生了。”
 
    “人一生的精力总是有限的,我们不可能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完成无限的事情。”宙斯望着星空,一条璀璨的银河挂在天上,无比的耀眼。
 
    苏锐似有所指的感慨了一句:“如今,在这地球上,已经很难见到这么漂亮的星空了。”
 
    不过,他话锋一转:“为什么我从你的话语里面听出了一股很疲惫的感觉?”
 
    “你说的没错,确实是有点疲惫。”宙斯的声音很清淡:“就像你们华夏的那句古诗一样——高处不胜寒。”
 
    苏锐敏锐的从这句话里面听出了一些异样的味道来:“难道说,最近有人在威胁你的地位吗?”
 
    宙斯摇了摇头:“不是最近,是一直都有。”
 
    一直都有人想要取宙斯而代之!
 
    这可绝对不是危言耸听!
 
    黑暗世界那么大的一块蛋糕,无数人都想趁机分而食之,很多产业都无比的赚钱,这里的人们绝大部分都是受利益驱动的,不说别的,当初光是一个三矬氨仑,就已经让他们趋之若鹜了。
 
    而宙斯这个位置,能掌控无数的资源,苏锐早就听说了,有许多光明世界的大佬盯上了这座黑暗之城,妄图占为己有,只是由于各方势力一直处于博弈的状态中,所以黑暗之城从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是风平浪静的。
 
    当然,这也只是表面上而已,背地里究竟乱成了什么样子,也只有宙斯这种高度上的人才能知道。
 
    “貌似你的神王宫殿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。”苏锐不禁想起了上次丹妮尔夏普曾对自己说过的话,宙斯不是不知道这些问题,只是他懒得管。
 
    这个狮子王一样的男人,总是会着眼于更高更远的事情上,可是,白蚁多了,也是能让大厦垮塌的。
 
    “神王宫殿的事情,我自然会处理的。”宙斯望着这茫茫星空:“只是不知道这座城市,还能平静多久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锐深深的皱起了眉头:“难道你已经得到一些消息了?”
 
    “不管我得到了什么消息,阿波罗,我只希望,在危难发生的时候,你能够帮我做一些事情。”宙斯说道,“我想让这座城市永久的存在下去,黑暗世界并不一定就是黑暗的,光明世界也不一定是光明的。”
 
    绝大部分都是利益驱动罢了。
 
    苏锐默然的点了点头:“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,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 
    宙斯既然不愿意明说,苏锐也就不再详细问了。
 
    其实,他同样得到了一些消息,否则的话,那一条在酒店下方的隧道就不会如此如火如荼的开挖了。
 
    “这次美国之行,你有什么安排吗?”苏锐说道,“我知道,那边一直以来都不消停。”
 
    在金融领域,太阳神殿在天才冯乐的操盘之下,已经和那个国家的几大投行打了好几仗了,而且几乎每次都能胜利,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 
    想必,那些所谓的金融精英们,已经对太阳神殿恨的牙痒痒了。
 
    而站在那些金融精英背后的大佬们,又会怎么看待苏锐呢?
 
    “给你一个号码。”宙斯递给苏锐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一串数字:“如果遇到了困难,可以打这个电话。”
 
    “这号码的主人是谁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。
 
    从宙斯的话语之中似乎能够判断出来,这号码的主人能量很大。
 
    “在美洲,能帮得上你的忙的人不超过五个,而此人一定是其中之一。”宙斯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好像知道你说的是谁了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北美地下世界的教父级人物,是他么?”
 
    宙斯点了点头:“确实如此,大家都喊他教父。”
 
    “可他又不是我的教父。”苏锐对这个称呼并不是特别的感冒,但是此人所拥有的能量又不容他忽视:“你和他很熟吗?”
 
    宙斯看了苏锐一眼:“他是我的老师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又强调着说道:“启蒙老师。”
 
    “看来,你在美国呆过的时间也挺久的。”苏锐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 
    这时候,他又想起了唐妮兰朵儿的绝美容颜。
 
    苏锐硬生生的憋住了自己的话头,没有问出不该问的话来。
 
    他把卡片收到了口袋里面:“其实,平心而论,你这个卡片算是价值连城了,多少人想要花高价去找这联系方式,都求而不得。”
 
    宙斯淡淡的笑了笑:“那也只是针对于想要这个号码的人而言,对你来说,这可能也并不值钱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,我倒还真的挺想见见这个传奇式的人物的。”苏锐的眼睛里面开始渐渐的流露出一丝不一样的光彩来:“他虽然已经低调了很多年,但是江湖却仍旧有他的传说,什么时候能活到这份上,也就知足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就算从现在开始立刻消失,未来几百年的江湖里面也同样会流传你的故事。”宙斯微微笑了笑。
 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