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_牛蛙彩票导航网登录

爱丽丝只是摔断了腿以查理斯家族这家医院的医

了两个汉字,听得叶潇一愣一愣的,魔谷?这是什么东东?
 
    “树……树……”阿巫又开口说道,竟然全是汉字,而她眼中的疑惑之色更浓了,至于叶潇,更是丈二摸不着头脑,她这到底是在说什么?
 
    “阿姆……阿姆……蘑菇……树……树……”阿巫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,双手却开始用力的去拔……
 
    “嗷呜……”叶潇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,她竟然将自己的重点部位当成了蘑菇,而且显然在她的认知里面,蘑菇都应该长在树上的,现在却长在了身体上,所以才很是好奇,她竟然要将这个给拔起来。
 
    叶潇赶紧伸出双手抓住了阿巫的双手,要是真的让她给拔出来,那自己可就完了。
 
    “这不是蘑菇,这是……”一边阻止阿巫,一边开口解释,可是到了最后,叶潇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难道说是男人的某东西?可是她听得懂么?
 
    到了最后,叶潇还是决定不解释的好,只是让阿巫松开了自己的双手,而他也从浴缸中站起身来,拿下了浴巾,开始为阿巫擦拭起身体来,被叶潇如此温柔的擦拭身体,阿巫的眼中又露出了向往的神色,似乎是想到了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在阿姆还没有离去的时候,她也曾为自己这样擦拭过吧?
 
    可是自从阿姆走后,就再也没有人这样对待自己,想着想着,阿巫的眼中就溢满了泪水,哪怕她并不知道这泪水代表着什么,可是越想越是伤心,最后竟然呜哇一声,一把趴在叶潇的胸膛上,大哭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啦?怎么啦?阿巫……”叶潇吓了一跳,不就是没有把肉蘑菇给你玩么?至于伤心成这个样子么?一手拍打着阿巫的后背,一边出声安慰道。
 
    可是他不安慰还好,这一安慰,阿巫哭得更是伤心,仿佛要将这么多年来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一样,很快,泪水就顺着叶潇的胸膛流下,感受到浑身颤抖的阿巫,听到那悲痛欲绝的哭声,叶潇原本被挑拨起来的火焰迅速的熄灭了下去,不需要言语,不需要解释,不需要回答,他已经从阿巫的哭声中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 
    足足过去了好一会儿,阿巫这才渐渐止住了哭声,也似乎已经苦累了,竟然就这样倒在了叶潇的肩头睡着了,不得已,只能够将阿巫的身体抱起,走出了浴室,将其轻轻的放在了床上,可是阿巫却死死抱住他的脖子,嘴里不断的发出“阿姆阿姆”的声音。
 
    叶潇小心翼翼的将阿巫的手臂拿下来,为她盖好了被子,这才抓起自己的衣服穿戴身上,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间。
 
    他很好奇,阿巫怎么会说汉语,难道说,她的母亲是一个华夏人?
 
    想到了她那悲痛的声音,叶潇的心也是紧紧的纠结在一起。
 
    刚刚走出房间,就看到艾琳娜站在门口,看到叶潇出来,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亲切的笑容:“她怎么样了?”刚才她可是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悲痛的哭声,连她都被这样的哭声感染,记忆之中,只有自己的母亲去世的时候,自己才会哭得那样伤心吧?
 
    “已经睡着了……”叶潇淡淡说着,然后又问起了爱丽丝的情况。
 
    “手术很成功,休养几个月就应该没事……”艾琳娜开口道。
 
    “父亲知道这些情况吗?”叶潇点了点头,爱丽丝只是摔断了腿,以查理斯家族这家医院的医疗水平,接骨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,只要不是粉碎性骨折,一般都没事。
 
    “知道!”
 
    “他怎么说?”
 
    “他准备下周宣布查理斯家族继承权的事情,并且让我准备接手查理斯家族大权!”艾琳娜淡淡说着,可是眼中却是布满了担忧,她几乎没有接触过任何查理斯家族的产业,现在贝隆直接要她接管查理斯家族,要说不紧张,那是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“呵呵,放心吧,一切有我!”看到艾琳娜担心的模样,叶潇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脸蛋。
 
    “嗯……”看到叶潇那自信的笑容,艾琳娜也放心下来,只要有他在,自己不惧任何艰难。
 
    让艾琳娜也先去休息一会儿后,叶潇独自离开了这间医院,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,很快,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兴奋的声音:“老板,找我有什么吩咐?”
 
    “你现在应该到了洛杉矶吧……”叶潇淡淡说道,声音不带半点情感。
 
    “嗯,刚刚到……”电话那头声音一凝。
 

相关阅读